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 > 香港旅游业遭“灾难性”打击 巴士司机:惨过天内容

香港旅游业遭“灾难性”打击 巴士司机:惨过天

2019-10-09 00:48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老罗今年52岁,当旅游巴士司机已有二十余年。他直言,最近三个月来的风波对香港旅游业的冲击前所未有,对于他这样的旅游从业者而言,简直是“惨过天灾”,之前一个月可以开工20多天,现在一个月就开工三四天,收入少了九成。

香港的风波已持续多月,旅游业受到“灾难性打击”。近日,在调查采访过程中,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遇上了一位香港旅游巴士司机老罗。他向记者讲述这三个月的境况时无奈表示,“简直是比天灾还惨!”

香港旅游业遭“灾难性”打击 巴士司机:惨过天

香港旅游巴士

老罗今年52岁,当旅游巴士司机已有二十余年,经历过香港经济起飞的黄金时期,也经历过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的萧条。但他直言,最近三个月来的风波对香港旅游业的冲击前所未有,对于他这样的旅游从业者而言,简直是“惨过天灾”。

收入减九成,每月开工仅三天

“之前一个月可以开工20多天,现在一个月就开工三四天,收入少了九成。”老罗苦笑着说,“我们巴士司机,手停口就停,整个家等着你去养,怎么办?”

老罗告诉记者,平日接的团,内地游客占了大半,自6月开始,他切身感受到访港客流一日不如一日。“6月份还有一些之前预定的客人,但进入7月客流就跌去三四成,到了8月,几乎没工开!”他摇头叹道,“说实话,近几年香港旅游业本就在走下坡路了,内地生活好了,选择也多了,出门不一定要选香港,更何况现在几乎没一天安宁的!”

除了内地,其他地方的游客也明显减少。“过去,韩国,日本,马来西亚,菲律宾,印度等地方的游客,都很喜欢来香港玩,现在也几乎没了,即便有也是小团。”老罗说,过去自己带一个团,基本来自十几个家庭,规模能达三四十人,现在最多也就三四个家庭,人数不过十来人。

老罗身边很多同事都转行了,这行干不下去,有人改行去开泥头车(运建筑材料的车),还有人去开货柜车,不过运输业也难逃此次风波的影响“。生意都不好做啊,茶餐厅没了,导游没生意了,商店倒闭了,我们也没工开“。

“那帮示威者堵机场塞道路,一到周末就上街搞破坏,全世界都知道香港这么乱了,谁还敢来?”老罗气愤地说,“我尊重他们表达诉求的权利,但不要毁了别人的生计啊!他们越这么搞,我越憎他们!我自己可以不吃,但孩子要吃的啊!”

香港旅游业遭“灾难性”打击 巴士司机:惨过天

旅游巴士司机配图

生活太窘迫,惨过天灾要“求救”

老罗有两个小孩,大的10岁,小的7岁,平时出来工作,还得雇人帮忙照顾。但最近三个月,自己入不敷出,全靠吃老本“。打个比方,过去能挣1000元,现在也就挣二三百,时常还没工开。这收入在香港如何维持生存?”

他给记者仔细算了一笔账:“吃个早餐,30元;午饭,最少都要50至60元;晚饭简单对付一下,再悭(粤语:节省)每人每天至少都要100元,一家三口最基本生活费300元,这还不包括学费,水电费,房租!”

收入锐减也影响了孩子的受教育,兴趣班通通停了不说,就连课外业余活动也无法参加。“我的小朋友年纪不大,但他们都知道爸爸出去搵钱搵不到,理解爸爸好辛苦。”谈及此,老罗有些哽咽,语气里充满了对家人的愧疚。

“如果是天灾,还有政府救灾安顿,生活还能过下去。现在这群人,要 '揽炒',拉着我们一起死,又有谁能来救我们呢?”老罗说,“现在这情况,简直惨过天灾!”

香港旅游业遭“灾难性”打击 巴士司机:惨过天

司机老罗车上摆着孩子喜欢的玩具

风雨飘摇中,他“想死的心都有”

生活窘迫,朝不保夕。老罗说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全家人尚有处容身之所。老罗一家轮候了七年才住上了公屋,总面积仅有260呎(约为26平米) ,每月租金2000多元,大约是市价的三分之一。

“说实话,房子还没有我的车大,也就相当于从驾驶座到第六排那么宽吧。”老罗一边说一边给记者比划,他开的是53座的旅游巴士,车上有13排座位,每排座位大约间距70厘米,“如果没有公屋,全家人就要睡大街了!但这种情况再不改变,可能连公屋都住不起了。”

“说真的,有时想死的心都有。”说到伤心处,老罗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,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半晌,他又摆摆手先自嘲道:“这也就是说说,我还是得乐观,否则孩子怎么办呢?”

港媒欲采访被拒,司机:他们害死香港